花式清库存? 北京胡同里的文学大佬,让我笑到头掉

首页 国外 花式清库存? 北京胡同里的文学大佬,让我笑到头掉

花式清库存? 北京胡同里的文学大佬,让我笑到头掉

时间:2019-08-06 08:1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432次

有一天,钱主席又突然神秘地对我说:“你这下可再不能再删掉我啊!”

十多年前,我刚步入社会,入职了一家主营业务为卖投资报告的“信息咨询公司”。在我入职后,公司又开设了网络推广部,把我们这样的普通员工包装成为“行业知名专家”,在各大电视台、报纸、杂志指点投资,并成为诸多媒体采访的业内人士。

“环保”在我们这里曾只是政府下达给企业文件中的用词而已。即使在2008年全国上下齐心协力备战奥运会的前夕,所谓的环保工作也不过是各单位派人参加一两场耳提面命的专题会议,几辆考斯特下来检查一番,一阵风就过去了。多年以来的工业发展让地方政府税收得以保障,人们收入得以提高,对于发展所带来的环境问题,政府选择无视,老百姓选择忍受——重工业是税收大户,税收乃国之命脉,不能带来任何经济效益的“环保”,怎能撼动得了重工业这棵大树呢?

办公室里,在我对座的钱主席舒坦地躺在椅子上,盘着他手中油亮的核桃,又意味深长地说:“看样子事情搞大了,这事一定有背景,不然有必要这么重视吗?‘局里面很重视’?嗯,怪不得领导很重视呢……”

这些年我因为炒股损失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时间、经历和宝贵的热情。倾尽所有炒股的日子,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是不正常的:无论你多么努力地工作都没有股市来钱快。股票涨了,会被巨大不劳而获的满足感所包裹,每天大盘交易时间只有4个小时,人会觉得意犹未尽,浪费大把时间在浏览各大财经网站和逛股吧上。而贪欲是个无底洞,就像是那个骗人的软件一般,止盈和止损的心理底线会随着股价的变化而不断改变。

当时,老板慎重地对他说:“我知道你下岗前在国企办公室也管过公章,公章的重要性我就不多说了,因为盖章玩忽职守,造成经济损失和违法犯罪案例你应该很懂。记住,千万不要出乱子。”

第二天,按着李师兄微信上发的定位,我来到xx国家重点实验室门口,进入玻璃门,墙壁上贴着的“xx创新基地”,“xx合作中心”等牌子一下子映入眼帘。在我心里,985大学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是如同圣地一般的存在,这次答应导师假期提前过来,也是希望可以学习一下高端仪器设备的操作。

导师又问了一些我最近生活实验上的事,接着话锋一转:“小杨你也知道,这篇论文我必须要‘一作’和‘通讯’,不然对我个人是没有用处的。”

上半学期繁重的实验让我提前掌握了相关设备,下半学期又经过两个月的数据采集,我准备写一篇中文核心论文,一方面为研二的评奖学金做准备,另一面也想通过写论文这个过程来检测自己是否适合读博。

现在全球市场份额最大、最好的光刻机是asml的产品,最好的光刻机售价约为1亿美金一台。试问哪个中国品牌会为了生产相机的传感器,先投入1亿美金呢?而且一台能保证产能吗?

由于双方都太过经典,许多up主还会为吴、蔡打造限定组合,通过现代科技让两大巨头同台鬼畜。

只不过在电脑键盘上敲几下,就赚了六七千,差不多相当于一个月的工资,我第一次品尝到了躺着赚钱的舒坦。

那一晚,我喝了很多酒,同事把我送到城中村的出租房。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红地毯上,就着很多媒体记者的提问侃侃而谈。在我身后的大屏幕上,“中国xx投资着名专家张讯”和我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中央,底下的人都在鼓掌欢迎我。

钱主席确实给我提供了很多触动人心的教师事例,有全国劳模、区师德标兵,有在医院边打吊针边批阅学生作业的,也有腰间戴着尿袋坚持上课的……尽管不少的事我都知道,但听了之后依然很感动。

后来有人告诉我这不过是骗局的一种罢了,这些骗子同一时间给成千上万的人发信息,推荐的股票都不相同,广撒网中绝大部分股票都是跌的,但总有几只能蒙准,总会有傻子信以为真,再伺机销售炒股软件,而我就是那些傻子中的一个。

第二天一大早,我找房产公司的同学借了一套白衬衣和西裤,又把脚上的皮鞋擦了又擦,便去楼下站台等公交车。

数字化的物流体系,将缩减流通环节,降低物流成本。未来,我们的快递费可能会因此大大减少。

我被分配到跟着刘师兄刘佳做“组织性能”,他是我老乡,性格也相较李师兄和气点,时间长了,我们相处得不错。一次,我问他:“为什么夏老师这么热衷于做项目?”

但我真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事儿之后,钱主席也不爱和我开玩笑了,除了兰校长、柳书记,所有人好像都不愿意谈起这篇宣传稿的事情。

我们公司以及公司所有的客户单位全都在停产整顿之列。公司所有业务几天之内全部停止,生产厂区机器的轰鸣戛然而止,往日川流不息的运煤车也全不见了踪影。厂区安静得出奇,让我们感到不知所措。老板出面安慰大家,说这是国家政策调整,不属于市场因素,大家都一样,要调整心态,对于整改要求要做出积极响应。

“环保”在我们这里曾只是政府下达给企业文件中的用词而已。即使在2008年全国上下齐心协力备战奥运会的前夕,所谓的环保工作也不过是各单位派人参加一两场耳提面命的专题会议,几辆考斯特下来检查一番,一阵风就过去了。多年以来的工业发展让地方政府税收得以保障,人们收入得以提高,对于发展所带来的环境问题,政府选择无视,老百姓选择忍受——重工业是税收大户,税收乃国之命脉,不能带来任何经济效益的“环保”,怎能撼动得了重工业这棵大树呢?

有几次老板为了躲避追债人,不敢坐自己的车,让我给他当了几天的司机。

说实话,我们这所学校最大的财富大概就是这批有良知的老师,这些年学校经历了移交、重组、整合,教职工方方面面的利益都受到了很大影响,住房、养老保险这些基本权益得不到保障,但老师们却依然勤恳地在教学岗位上继续工作。

相同的报告,公司可以卖给不同的客户,时间跨度上可以卖上三五年,不需要修改目录,只需要定期修改里面的时间和更新数据,若能卖出去100份,那就是120万入账,公司付出的只有第一次的人力成本外加简单的维护成本。

这番话引发了会议室里一片掌声,我也情不自禁地拍着手——如果收入可以翻几倍甚至几十倍,就算去当个“伪专家”又有何不妥呢?

十多年前,我刚步入社会,入职了一家主营业务为卖投资报告的“信息咨询公司”。在我入职后,公司又开设了网络推广部,把我们这样的普通员工包装成为“行业知名专家”,在各大电视台、报纸、杂志指点投资,并成为诸多媒体采访的业内人士。

已在某房产公司入职的同学告诉我,“只有民工才去人才市场,你好歹也是大学生”,直接打开招聘网站就可以,有合适的发送简历,等着电话通知就好。

我以为事情到此为止,没想到接下来导师却起身指着沙发上的青年人介绍道:“这是酒钢的张科长,上次签的项目,酒钢那边就是张科长负责的。张科长年轻有为,这才30岁出头,就准备评副处了,我是比不了的。”

内心的失落很快就被仍需找导师的焦虑所替代。回到学校,邮件一封封地发出去,大多数都石沉大海,少数回复的也是“名额已满”。怎么办,难道只能等开学后分配导师了吗?

“不行,实验的规定,进厂房必须穿工作服,本来有夏款的,一时没找到,你先用厚款将就下。”

导师点点头:“干活的是大家,你们才是真的辛苦。我想了一下,先这么安排:小周、小李、小刘,你们仨分别负责和酒钢对接、试样的加工、组织性能检测这三块,研一的也派给你们打下手,他们的课表我让带过来了,你们一人拿一份,没课的时候就叫过来帮忙,不来的就跟我说。”接着,他话锋一转,“给你们权力,可也不能没事也把人叫来,那我可饶不了你们。”

牛顿曾经在炒股亏损后无奈地感叹道:“我能算准天体的运行,却算不准人类的疯狂!”

我木然地坐下,刘佳看出我情绪有异样,便问:“把你叫到办公室,什么事?”

早在2017年,大疆便收购了瑞典相机公司哈苏(hasselblad)的大部分股权。哈苏是世界上着名的中画幅相机品牌之一,但目前尚不清楚大疆这款相机是否会投入生产。

--- 站长之家官网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互联网,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

------分隔线----------------------------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